信州站
首页
举报
注册
登录
 
信州现象【十二】直挂云帆济沧海 ——上饶市城东(城中村)胜利片区棚改纪实

2017年信州区紧紧围绕决胜全面小康、打造大美上饶总体目标,以开拓创新的胆识,锲而不舍的执着干劲,打响了一个个艰苦卓绝的棚户区改造攻坚战,推进实施棚改项目43个,一年完成26个项目征迁工作,平均每天拆迁面积超1万平方,迁坟32座,提前一年完成三年500万的棚改目标。


2017年3月,当和风拂过信江两岸,带来春天气息的时候,上饶市市政府与北京华熙集团正式签署了合作协议,上饶市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尘埃落定。


1

春从东来


这是一个给信州全域旅游带来希望的春天。也是信州区城东棚户区改造希望的春天。


信州区城东沿信江河往东,320国道两侧,道路狭窄,房屋层层叠叠、挤挤挨挨,路面污水横流,人们盼望着改变的一天。


“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”。想百姓所想,急群众所急。市、区两级关切的目光聚焦到了信州区胜利片棚户区。


棚改的前期工作在区委副书记王兆强带领下紧锣密鼓进行:由区旅发委牵头,抽调区民政、工信委、发改委、人事、粮食、金融办等单位一把手,组成七个工作组进村入户摸底调查。5月,每一个村民小组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完成,6月,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及土地征收方案完成,各项方案走完程序,筹集的2亿元项目启动资金到位……


仿佛一粒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池塘,涟漪在迅速的漾开蔓延:沿街的店铺,邻里之间,田间地头,村民议论的话题总也绕不开征迁补偿。


6月8日,荷花初放、稻谷正扬花。灵溪镇胜利小学老旧的教室里,坐着一群成年人,他们是第一批被抽调来搞棚改拆迁的信州区各个单位的干部,会议由区政法委书记李红主持,会议的主题就是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的征地拆迁工作,信州区胜利片区棚改项目正式启动。


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棚改,西起葛仙山路,东至饶北河,北起五三大道,南至滨江路,涉及灵溪镇丁州、松山、淤里,胜利四个村,棚改区面积3500亩,房屋面积130余万平方米。是上饶市有史以来体量最大的项目,涉及面最广,受益人数最多的一次拆迁。时间短,任务重,这批干部,在单位都是表现突出的干部,这次被抽调到征迁项目,从事这世上最难的拆迁工作,是再铸辉煌还是折戟沉沙?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。他们就像赶考的青衿学子,面对这全新的课题,能交出一份党满意、人民满意的答卷吗?


窗外的山雀、八哥,看着这一群人,格外兴奋,在树枝上和天空中飞来飞去,“叽叽喳喳”在议论着。


2

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


当区委、区政府把决心付诸行动时,在近200天的时间里,遇到的阻力,经受的考验,始料不及,这是一段希望伴随着艰辛的难忘岁月。


工作组收集上来的情况不乐观,土地房屋情况比预计的还复杂,牵涉的国有、集体、个人,房屋有本地人建的,也有外地不属于当地农村户口的,有几家人合建,有的存在历史纠纷的。尽管宣传的氛围已经很浓了,但并没有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群众还在观望。一时间,工作组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
明明是为老百姓好,而且拆迁对老百姓经济上是有很大益处的,但老百姓为什么还要抵触呢?


拆除一栋钢筋水泥建筑并不难,但要拆掉老百姓心中的钢筋水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。要解决人产生的问题,还是得了解人,做通人的工作。


八月,村庄的大公鸡还扯着嗓子叫唤的时候,征迁干部吴瑶的工作小组就从上饶市家中出发了。昨天十一、二点才回到家,每个人的脸上还带着倦意。到了村子,她们先去了一位征迁户家,女主人正在厨房烧饭,没空答理她们。她们又来到了另一位家,这位征迁户说;你们的来意我知道,你们也非常辛苦了,我等别人签了我再签。为了乘征迁户在家,她们十一点又来到了一户征迁户家里,征迁户一家正在吃中饭,她们就在外面等。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头上,汗水流下了模糊了眼睛。蝉,不歇气的叫着。等到那个征迁户剔着牙从门厅出来,看到她们说,你们这么还在这呀,我要去打麻将了,没空陪你们聊。


用纸巾擦擦分不清是委屈的泪水还是汗水,她们又开始在村里行走,到别的拆迁户家里,村里的路不算长,但那几天吴瑶可是发着39度的高烧呀。


就这样天天顶着烈日,吴瑶她们行走在村庄里,农家的狗有时也会追下她们。也许是被吴瑶她们的精神感动,也去许是被拆迁政策感召,8月10日,终于一位征迁户在合同上签了字。随后,一户、两户、三户,陆陆续续签了十三户。


就在吴瑶她们得到鼓励的时候,已签约的一个征迁户却找上门来了,而且脸上还很不好看,言辞也没好话。他反悔了,觉得自己吃亏了。再三的解释都没用,吴瑶她们顿时委屈和艰辛的泪水喷涌而出:暑假本是老师休息的日子,已约了香港的医生给孩子打预防针的,签证办好了,车票买好了,但因为征迁工作放弃了,原打算带孩子出去看世界的计划被打断了,爱人有怨言,孩子不高兴,每日加班加点这都算了,但还要受这窝囊气,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,共同的感受让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。(但后面吴瑶她们还是做通了他的工作,也很快的腾空了房子)。


灵溪小学的一个校长,深受家长和学生的爱戴,但为了征迁的事,却让被征迁户掀翻了办公桌------征迁队员普遍反映,征迁户门难进、脸难看、话难听。


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?


3

一枝一叶总关情


棚户区改造,是为了让农民提高生活质量,分享国家改革开放的成果,是政府为农民做的一件大好事。老百姓不愿签字并不是不愿拆迁,只不过要给生活做个“断舍离”也并不容易。生活的责任和现实的考量,让他们顾虑重重。


顾虑自己先签会不会吃亏?后签的价会不会更高;顾虑安置房条件会不好,会不会像政府承诺那样准时交房;顾虑家里老老少少租房不易,顾虑房子土地都被征了,以后经济怎么办?有的放不下祖祖辈辈的家乡,也有的认为征迁补偿款太低,待价而沽、漫天要价------真是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每个征迁户就有每个人的理由。


征迁工作僵滞的症结在哪里?7月26日起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全面负责棚改工作。开会,抓责任人,谈心,找问题,出主意。一个多月,区长胡心田走遍了每个村民小组,与工作组队员谈心。那段时间,队员们没有一天不是工作到凌晨一、二点钟,没有一人不是面带倦色。但精准施策和综合施策的方案无不贯穿整个证迁工作。


棚改关系着群众的安居。信州区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干部牢记要把好事办好的原则。区委书记王其中谆谆告诫:要坚持走群众路线,始终做到公平、公正,公开。要把好尺度,严守标准,不要让老百姓吃亏;区委副书记、区长胡心田说,每一份协议经得起看,经得起问,经得起查,经得起历史、人民、法律的检验;副书记王兆强说,协议是“算”出来的,不是“谈”出来的。


一把尺子,一个执行标准,一项政策。这是工作的指南针,是征迁工作制胜的法宝,是工作的生命线,也是高悬于征迁干部和征迁户头顶的宝剑。有人想通过熟人提高标准,有人想多报面积,有人想各种各样的办法。但是,对不起,工作组层层把关,一个标准:拆熟拆富一个样,早签晚签一个样,绝掉一些人一丝的幻想。


同时,城市管理工作组抓紧时间入户调查,狠抓违章建筑,对违章违建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,下发行政惩罚决定。让群众看见违章违建是要付代价的,维护了公平正义。


要让拆迁户过上有尊严的生活,是政府棚户区改造的初衷。群众最关心的安置房的选址和征地、设计工作同步进行:春天新苑二期,占地约9万平方米,松山安置小区二期占地约1万平方米,稼轩花园二期占地约3万平方米。为解决特殊情况的困难户住房,经与市里协商也争取到了四百余套过渡房。


精准施策和综合施策,对群众真诚关心,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,与群众交朋友,以真心换真情,用行动慢慢赢得群众的信任,征迁工作停滞的僵局终于被化解,群众思想上的坚冰慢慢被融化。


旅发委的熊莉和余建国到老虎棚王雪仙家走访的时候,王雪仙先指指画画,说自己的房子层高3.9米却算一层,我两层都抵人家三层,但自己却只能算两层,吃亏了等等。她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个小时,主要是家中婆婆94岁,需过渡房;没有地了,生活怎么办;自己就一个孩子,以后养老怎么办?


余建国告诉她,失地农民可买农村失地保险,还享受政府补贴,缴费低,待遇一样。要求办独生子女的事,梁丽娟副区长知道了,当场打电话给计生委,明确答复是可以的。因这事办理比较复杂,余建国就主动花时间去给她到多个部门办手续。后来熊莉和余建国再去王雪仙家的时候,王雪仙主动办理了签约手续。


刘正平家已签约了,但又遇上了麻烦事:房子租到了市区,但两个上中学的孩子学区在灵溪中学,这样实在不方便。教育组的同志听说后,主动找了他,为他协调,最后解决了他的担忧。后来他逢人就说,征迁干部真好,不是你签约了就不理了。


丁兰荣、丁之农、丁之秋都是农村特殊困难家庭,房子征迁后,租房有困难,征迁指挥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经多方协商,10月1日,他们高高兴兴的住进了天佑雅苑的周转房。望着干净整洁、配套设施齐全的小区,呼吸着新清的空气,丁兰荣握着梁区长的手,连声说:“感谢共产党,感谢你们,我有生之年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,是享福了”。


4

你的痛,我能懂


信州区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改造项目,牵涉到的1232栋的切身利益。时间又很紧。困难和艰苦可想而知。


开弓没有回头箭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那就走到底。征迁干部一拨拨的来,投入500多人,扩大到了二十五个组,每个组都有沉甸甸的任务。从六月到现在,一百多个日月,征迁干部就像进京赶考的学子,背负行囊,黎明起身,踏着曙色,头顶星辰。不分早晚,开启了“5加2”(一周加星期六星期天)“白加黑”(白天和黑夜)模式,进村入户,谈心摆政策,交朋友。面对这个当代最难的课题,交出了一份份满意的答卷。


郑德郁,区民政局局长,接到征迁任务时,他已知道自己患上了尿毒症。但他什么也没说,带着队伍走东家、穿西家,每天组里的晨会,每晚9点的调度会,他都没有一次落下,与众不同的只是在每餐饭前饭后像吃炒豆般吃大把大把的药,直到九月底实在坚持不住住院了,大家才知道了他的病情。就是这样的身体,郑德郁住院后还不时从医院溜出来,回到征迁工作现场。


徐小斌老婆怀了二胎,大龄妇女妊娠风险是很大的,可他却无暇照顾她;方表福八十多岁的老娘,住在沙溪,近在咫尺,但他却三个月没时间去看望;徐真三岁的孩子被托付给爷爷奶奶;倪世珍忙得没时间去相亲……


项目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熊莉,每天早出晚归,女儿就要外出留学,要办许多手续,但她一去上班就如泥龙入海,有时电话都不接。现女儿已求学在外,为这事至今不跟她说话,不叫她“妈妈”。


但指挥部综合科的年轻人却都亲切地称她“熊妈妈”。“熊妈妈”心细,关心人。综合科的刘康,刘琅、周欢等,都是二三十多岁的人,虽然年轻,却思维缜密,条理分明,每日要协调联系各片的工作,及时做项目进展日报。每晚,项目部群里最后几条信息必定有一条是他们发的。这些个年轻人,有的刚做了爸爸,回家孩子老婆都睡觉了,早晨孩子醒来,看看自己身边的人,一个劲的往妈妈身上靠,还不会说话的孩子仿佛在问:这是谁呀?……。


我去采访的时候,是早上9点半,院子里的简易食堂大棚下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吃饭,食堂工作人员告诉我,要乘拆迁户在家的时间走访,所以吃饭的时间都不正常。


晚上,办公室灯火通明,有的开会,有征迁户来签约的,有的在做资料。大家都在忙,就只有我一个闲人。当最后综合科的小伙子走出大门,天上的星星特别的明亮。这时,是12点25分。


这就是我们的征迁工作人员。我前面提到的事情,在他们许多人的身上都有可能发生,他们之中一定还有更多感人的事我没有采访到。但窥一斑而见全豹,无论是征迁领导,还是施工队工人,大家一样流汗出力,一样熬红双眼,克服家庭、身体的困难,昼夜工作,在他们身上有无需提醒的自觉。他们只有一个心愿:让棚户人早圆新屋梦。


5

就在你身边,从未走远


江南冬天的夜晚,天已很冷了。鸟儿们躲在办公室外面的田野间,不再好奇这些负责征迁工作的区委领导怎么天天白天晚上的开会,而且每次开会都这么热烈。


这样的会议从项目启动之初就每天雷打不动。领导现场走访,现场协调处理情况,并分别在几个片区召开征迁工作会;吃饭也与会员一起吃。吃饭的时候也是讨论最热烈的时候。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和行动方针就在饭桌上解决和确定了。


征迁工作指挥和调度考验着领导的能力。有一个强大的指挥中枢,是取胜的必要保证。


区委副书记、区长胡心田,人称“三会”区长:会说、会写、会做。胡心田区长文章写得好,理论水平高,更绝的是他还特别会做,比如,他说要将任务落实到人要压实责任,就要抓住牛的犄角他才会跟你走。话语生动形象。他面相书生,可我却觉得他像一位将军,调兵遣将,运筹帷幄,围点打面,纵横捭阖,在指挥征迁工作中每个节点上的战略战术都运用得很精准。


区委副书记王兆强,沉稳持重。静若处子,动如脱兔,确定了工作目标,就一头扎进去,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。


区人大副主任黄爱玉,看起来风风火火,做事沉稳果断,


区政府梁丽娟副区长,有着邻家女孩的清秀,却有关心群众细密的心思。


征迁有个微信工作群,工作的进展和图片发到群里,有时会得到领导一个大大的“赞”,这给了组员们莫大的信心。早晨六点多,晚上十二点一点,都有市委区委领导的大拇指在闪烁。


征迁,虽然不是硝烟弥漫,但这是人心与人心的博弈,可以说是波涛汹涌。每天都有新的情况新的问题。这时候,背后有党和政府,有领导干部的支持,这对于征迁人来说,是莫大的鼓舞和信心。


在这段时间里,市委领导、区委领导等多次到项目片区走访调研、看望慰问一线征迁干部。王其中书记忙完工作晚上9点后还来看望征迁干部,调研征迁工作。


每天,笔者在微信群里感动于征迁干部的废寝忘食,感动于领导的殚精竭虑。胡心田区长的微信运动,经常是一万多步,有时近两万步。这就是我们的领导干部,为了工作不管不顾。可他们毕竟是人不是神,铁打的身体也禁不住啊。梁副区长的阑尾炎犯了,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,这个星期是她孩子最幸福的几天。孩子说:妈妈,我愿意你生病,这样,你就不再是通讯录上的妈妈了。区人大副主任黄爱玉天天都是神采奕奕的一个人,但有一天上午,却天昏地倒,也听不见了,犯了“耳石症”。医生的处方是休息。她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,缓过神来,就又到了指挥部。


什么叫殚精竭虑,什么叫绞尽脑汁,什么叫夙兴夜寐,什么叫披肝沥胆,就是此时的征迁干部!


向他们致敬!


6

磨难在前,辉煌在后


征迁路漫漫。没有磨难的人生,尤如终日在平地上行走的旅人,又怎能领略奋力攀登顶峰后尽览风光的愉悦,没有磨难的人生,尤如永远站在海滩上观潮的闲者,又怎能抒发纵身汹涌波涛搏击风浪的豪气。


磨难在前,辉煌在后。


电子屏幕上,一串串红色的数字每秒在变换着,跳跃着。那是征迁人的心血开出的花……。


8月8日,项目房屋征收签约总栋数突破100栋。


8月25日,项目第一笔房屋征收补偿款发出。


9月1日,突破300栋,实现“十日破百”


9月12日,第一张周转房选号发到被征收户手中。


11月16日签约总数突破至1000栋,达1008栋征地总面积723.9亩……。


磨难是一曲高亢的歌,扛衡磨难的勇气和胆识,来自顶天立地的浩然正气:为了人民,为了大众,为了一个共产党人的担当!


幸会磨难,方能体验人生的美丽。


7

再见,棚户区


舒家村的舒小萍在屋子里捡拾着东西,放进编织袋中。虽然忙碌却掩饰不住她高兴的心情。她说,我要搬走了,这些东西不要了,都是涨大水时淹坏的。以后再每年涨水也不怕了。她告诉我,今年六月下了几天雨,每天见那河水一下一下的涨,吓死人了,几天晚上都不敢睡着,现在不怕了,也像城里人一样住高楼,再也不要担心了。


丁州村61岁的应初松,端了架梯子,爬上梁上的横阁处,抱着厚厚的几本册子下来,一本一本摊开,说,这是我们丁州应家的族谱。


应初松说,我们马上要搬家了,这些族谱要带到新家去,老鼠再不会把它咬烂了。让我们的祖先也跟我们一起享受现代化的美好生活。


几个村民非要拉征迁干部一起合影,“咔、咔”几声,马老师的相机里留下了他们的身影,留下了幸福的瞬间。


是的,这些棚户人是幸福的,他们再也不用在下雨的时候担心河水淹了家园,担心孩子玩耍的地方有垃圾,在街上的时候不用担心呼啸而过的车辆,穿嫁衣的新娘可以直到婆家门口下车,婀婀娜娜的走向自己的幸福-----


现在已是初冬,“纷纷红紫已成尘”,那些破旧的沧桑、无序的建筑已被推土机推倒,夷为平地。就像这冬天的树木,抖落了身上的枯枝败叶,飒然爽利。


凤凰浴火是一种图新的襟怀。


上饶市城东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将在此诞生。清亮灵动的信江水令笔者浮想联翩:在杏花春雨里,黄鹂婉转燕子啁啾,朱熹呤“源头活水”,李郢登上信州东楼长望;辛弃疾从带湖匆匆赶来,“先生杖屦无事,一日走千回”;郁达夫流连在“半江青山半江城”中,醺醺不知归……

来源:信州资讯

购书方式

1、拉到文章最底部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可在线购买图书!

2、进入新华微书城在线购买图书(复制打开此链接http://kdt.im/Ryybhr)

3、可到上饶市12个县(市、区)新华书店门市部购买图书!


扫码关注新华微书城公众号


电子书城客服热线:15007932511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08:30—17:30

如有咨询或特急事宜请拨打客服专线!




爱阅读|爱生活
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





 
 
[1970-01-01]
[1970-01-01]